百度黑河 | 黑河在线 | 摄影快乐 | 天堂花园 | 北方书画 | 网络游戏

 
 
  首页 > 黑河在线 > 回眸黑河 > 正文  

 
黑河的世纪故事
 

发表日期:2009-5-16 8:48:58  作者:刘邦厚


 

   雄浑浩荡的黑龙江,自大兴安岭北端的额尔古纳河和源自西伯利亚的石勒喀河会合,大路朝阳,吸纳百川,流入鄂霍茨克海,长达5000多公里。地理学家把源自外兴安岭的一条水壮势大的精奇里江流入黑龙江的会合口定为上中游的分界处。

   就在母子河相会的地方,上苍赐给了这一方最便捷最通达的多向航行的天然水路,成为中俄两个最大边城的最佳坐标,把本属欧亚大陆的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会聚在大江两岸,又辐射到辽阔的黑龙江大地。

   江东六十四屯、瑷珲和报喜城

   1856年初夏,来自俄罗斯伏尔加大草原的哥萨克船队,从石勒喀河进入如同梦幻般的黑龙江。旗舰上的东西伯利亚总督穆拉维约夫用长筒望远镜望良久,抛下50个荷枪实弹的哥萨克,落脚在母子河口处,用木板搭建了一座小小的“军人屯”。两年之后,一位东正教的大主教英诺森为其起名为“报喜城”,即现今的布拉戈维申斯克。

   急切征服西伯利亚和远东的俄国总督,似乎漠视了远离欧洲本土,接不上供给的困境,硬把接踵而来的俄国移民安置到这里。从此,中国江东六十四屯和古城瑷珲成了俄国人粮食和牛羊的不可替代的供应基地。

   瑷珲,是中国清代在黑龙江流域行政级别最高的副都统衙门所在城,是中俄关系早期外交、通商事宜的签押地,但在地缘上必须经70华里的水路才能到达彼岸,于是瑷珲副都统衙门把“刑司番子”(类似警察的职务)派到和布市仅隔不到两华里的大黑河屯。

   小小的黑河屯很快成为黑龙江上最为繁忙的海关城。来自中国内地的“闯远东”的大批华工集结在这里,又出关分发到俄国远东各地。黑河和布拉戈维申斯克之间的渡船繁忙如梭,成船成帆的粮食和肉牛倾卸到彼岸码头,又疏散到俄国人居住的每一个角落。

   1883年,中国清政府总理各国事务衙门和俄国使臣签订的《中俄陆路通商章程》中规定:“黑龙江两岸以华里百里贸易为无税区”。

   事实上,黑龙江左岸华里百里以外的地区多是无人居住区,更无从收税,这等于华俄通商通贸的所有地域都在无税区之内,两岸的门户已经到了大敞无遮的程度。

   民国九年(1920年)编撰的《瑷珲县志》记载:“清时瑷珲副都统衙门刑司番子每日上午七时挂旗鸣锣为号,领取关贴,放允边民摆渡过江,到俄城摆摊贸易。午后四时收盘降旗闭关,摆渡归岸。”

   通贸之初黑河人在俄城不得过夜住宿,只能做个“通勤”客商,没过多时,黑河人便得到了许可,在俄城设铺开店,长驻久留,连同家眷成了俄城里最早的华侨,专有从事运营的华商按数如类将俄城需要的商货从黑河泊来。

   来自山东河北到布拉戈维申斯克通商务工的华工华商,把黑河视为大本营,把辛苦挣来的“羌贴”(金卢布)寄存在黑河,再捎回故里。随之黑河兴建起满街满巷的俄式木屋。

   20世纪将到之时,黑河和布拉戈维申斯克的居民常来热往。热来常往,谁也不会想到在那座“离开中国人不能活”(俄国人的话)的城市,竟发生了驱赶和枪杀中国居民的“海兰泡血案”。黑河和布拉戈维申斯克绝交了。

   “因侨而兴”

   1900年是一个世纪的开端,也是中俄关系恶化的极点,黑河人尝尽了国败家亡的苦头。布拉戈维申斯克正直的俄罗斯人陷入了难堪的瘫痪境地,有人见到俄城里堆积如山的垃圾到了无人问津的地步。

   事实表明,大江两岸迷漫着不平等的殖民气息,中俄人民相握的手却不愿撒开。这是日俄战争之后,内外交困的俄国洞开边门的内在因素。

   上个世纪20年代,黑河和布拉戈维申斯克进入了黑龙江“开交通”的黄金时期。在俄城繁街闹市里撑起罗号、悬起匾额的华人商家星罗棋布,最繁华的华人街叫“太子街”。华商多达500余家,其中“和盛义”商号,专由哈尔滨、天津、上海和日本大阪进货。布市居住的华人达5万之多,沿黑龙江和结雅河淘金的华工达10万之余。

   两岸人怀着人类共有的那份和谐友善的情感平抚着永远忘不掉的伤痛。他们南来北往购物游览、登门访友、把酒叙情,语言已经不是交流的障碍。

   黑龙江是彼来往去的水路,可一到冰汛期,天障之下的俄城华人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在异国飘忽流落,每年至少有两个月的时光断绝了和黑河的联系,于是在距布拉戈维申斯克西北方向不到5华里的山岗处,悄然兴起了一座华人聚居的“小北屯”,如同中国关内“张家庄”、“李格庄”那般,弥漫着故里乡亲的温情,留宿着五六千人之多的华工华商。操着齐鲁燕赵之音,蓄着长辫子的“拉勃代”(俄语为苦力),成了从黑河流向北岸的一块“飞地”的主人。

   “小北屯”的华人华工在此地留宿,安顿一番,缓解了思乡恋亲之苦,待太阳露出鱼肚色的时候,再“披挂上阵”,操刀弄斧,投入到熙熙攘攘的俄城之中。但是尽管两岸呈现着一派繁忙热闹,却有相当一些在俄国远东奔波多年的华人,把底垫投向黑河,成为新兴的资产者。首富为开创黑河振边酒厂的老华侨徐鹏远,他以80万现大洋盖起了一座古堡式的酿酒基地。大宗的酒远销俄国远东各地,一时挤垮了俄国人的大小酒坊

   黑河,“因侨而兴”,取代了黑龙江中心城市瑷珲的地位,成为民国年间黑河道尹府所在地。黑河人的生活习俗中浸润了浓厚的俄罗斯文化,黑河成为中国北方原著民族、中原流民和舶来的俄罗斯三元文化相融的浓缩地。

   最先听到十月革命炮声的地方

   1917年爆发在俄国彼得格勒的十月革命,迅速波及到西伯利亚和远东。1918年1月在杰出的布尔什维克领导人穆欣的指挥下,“红白”两党拼搏的枪声和革命胜利的乌拉声,从彼岸传到了黑河。黑河人隔岸观火,忐忑不安。

   同年3月,在苏维埃红军重创之下,大批持枪拖炮的旧党白军从黑龙江冰面上向黑河溃逃,被早已等候在岸边的中国边防军缴下武器,圈围拘留。执掌白军的将军加莫夫和黑河道尹兼交涉员张寿增几经交涉,中方均以维护黑河地面治安,保持中立为辞予以严加拒绝,并下令将白党携过江的4000万金卢布运离黑河,任何人不得向白党军人发放缴械的武器,取缔哥萨克在黑河建立的“投戎接待所”,堵住了溃逃的白军卷土反扑的归路。

   张寿增的严明立场和申令,为阿穆尔省的苏维埃政权赢得了时机。布拉戈维申斯克苏维埃执委会主席穆欣一再照会表示感谢,赞同黑河道尹所持的中立立场。

本新闻共3页,当前在第1页  1  2  3  

 

阅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黑河市计算
机网络协会

本站介绍及
招商与声明

主办:黑河市计算机网络协会
热线:86-0456-8886979
邮箱:hhldj@sohu.com
举报:86-0456-8270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入网许可证编号:黑ICP备13002674号 黑公网安备案证第2311000069   YANDEX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