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黑河 | 黑河在线 | 摄影快乐 | 天堂花园 | 北方书画 | 网络游戏

 
 
  首页 > 黑河在线 > 回眸黑河 > 正文  

 
我与《黑河日报》的不解之缘
 

发表日期:2008-7-8 16:57:07  作者:柳邦坤


 

    我也说不上怎么就和《黑河日报》结下几十年的不解之缘。

    不是结缘《黑河日报》,我也许不会从事新闻工作,不是《黑河日报》给我提供的平台,也许就不会有我的今天。

    我少年时并没有做一名记者的理想,因为她离我太遥远,那时只是对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职业充满神秘、好奇。我是1966年上小学,1967年高中毕业。上学不久就开始文革,中学毕业不久粉碎“四人帮”,十年浩劫恰巧正是我的学生时代。我虽爱看书,却无书可读,凡是有字的书我都看,也没有几本书,家里唯一的一册书是母亲用来夹鞋样子的《新华月报》。因此,《黑河日报》是我看得最多的读物,她是我的启蒙老师,是我的朋友。这张报纸我更多的时候是在两口儿都有文化的邻居高叔家看的,他家订了一份《黑河日报》,每期的《黑河日报》我都爱不释手,从一版看到四版。那时我最爱看的是副刊“黑水浪花”,通过她,知道了庞壮国、贾宏图、费凡平、梁国伟、罗军、别闽生、韩乃寅、刘邦厚、郭晶、张爱华等人的名字,读他们的作品使我对文学的兴趣更加浓厚。

    1976年高中(当时称九年级)毕业时我只有17岁,那是个好做梦的年龄,我在林场当营林工,打枝丫、掉卯、集材、归楞、检尺、打拌子、森调、修路、清林、刨穴、造林等,干过林业生产的大部分工种。就是在毕业那年冬天山场的帐篷里,我和另外两个分别大我4岁和1岁的朋友建华、忠民开始利用晚上时间学写新闻,学写诗歌,我们三人用我们名字的最的一个字组成的笔名“华民坤”投稿,但全都泥牛入海。现在想来,那时我们还不会写新闻稿,也不懂新闻。一直到1979年我考上师范学校前,才停止向《黑河日报》投稿。我离开大森林后,他们中的一位逐渐走上林场领导岗位,放弃了新闻写作,另一位则笔耕不辍,后来得到前去采访的《黑河日报》社杜广洲总编的指导,陆续有作品发表。三年里虽没有一个字变成铅字,我们却觉得充实。《黑河日报》当时极重视通联工作,我们能定期收到一册《黑河日报通讯》,她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和鼓励。

    我对《黑河日报》的确充满感激,没有她,也许没有我的今天,因为不是《黑河日报》,也许我不会后来走上新闻记者之路。我是一名虔诚的通讯员,执着地写,不停地投。在师范上学时,我每次都是寄去一沓稿,有一天编辑约我到报社谈一谈,他说受不了了,你寄来的稿子也太多了。但是,他的态度还是很热情的。终于有一天,编辑老师也许被我的锲而不舍打动,发了我一首小诗《油锯手》,我的习作变成了铅字,当时的心情是难以言表的激动。我的新闻处女作是在《黑河日报》上发表,第一幅摄影作品是在《黑河日报》上发表,第一篇散文是在《黑河日报》上发表,第一篇小说也是在《黑河日报》上发表。

    我曾经受益于报社的许多编辑、记者,如杜广洲、费春霖、郝卫校、孙世英、李生霖、王奕、张振删、尹一凡、郭晶、张武奎、候德山、张桂馥、李广厚、邱祥林、姜荣慧、何村、王洪菊等,这样的名单可以拉出一长串,他们都给我许多无私的帮助和关爱,他们写的文章也给了我较大影响。直到今天,还有许多编辑一如既往地给我指导和帮助,如刘楠杉、武延等。特别是老社长杜广洲同志对我工作、生活的帮助和关心,让我铭记终身。他的为人和他的风范,他的新闻理论和实践的造诣与水平,给我树立了榜样,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记得第一次走上《黑河日报》社办公楼狭窄的木楼梯时,心里是忐忑不安的。那些耳熟能详的记者、编辑就在这栋楼里的一间间办公室里撰写和批阅稿件,我对他们充满了仰慕。

    我真正有更多的作品变成铅字是到煤矿工作以后,那时年轻,住单位宿舍,业余时间就给党报写稿。待我到另一个煤矿做宣传工作,我就把为党报写稿当作本职工作的一部分,特别是被报社聘为特约记者后。由于名字屡屡见诸报端,闹出过许多次这样的笑话,常有人问我:“你还在报社工作吗?”直到今天,还时常有人这样问我。

本新闻共2页,当前在第1页  1  2  

 

阅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黑河市计算
机网络协会

本站介绍及
招商与声明

主办:黑河市计算机网络协会
热线:86-0456-8886979
邮箱:hhldj@sohu.com
举报:86-0456-8270016

中华人民共和国入网许可证编号:黑ICP备13002674号 黑公网安备案证第2311000069   YANDEX推广